×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槟岛“一粒云吞只卖10仙”,已故颜老伯:只希望大家都能买得起

司马姨 2022/08/29

最近物价飞涨,一碗福建面都涨了一令吉,更加让人想起了平价的美食。槟岛丹绒武雅水池路聋哑人特殊教育学校对面,有一家传统的家庭茶室,里面流传最广的一句话就是:“一粒云吞只卖10仙。”可惜,云吞面摊主颜成连在去年去世,10仙云吞也因此销声匿迹。

顏老伯當年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的身影,如今仍歷歷在目。

严大爷于去年八月因意外摔伤,病情追歼恶化,于九月二十二日去世,终年83岁。

颜叔的云吞面,从一开始的2.50令吉每碗的价格,到后来最后一次调价时,才买到3令吉。他一直坚持要卖顾客一颗云吞10仙,但这份人情味随着他的离开而消失了。

《光明日报》于2015年推出了一部名为《省钱大作战》的抗通膨系列,顏老伯的10仙炸云吞佛,引发了巨大反响。读者们把他称作“良心小贩”。

因为家境贫寒,严大爷很清楚节俭的重要性,六十八年来,他每天工作十个小时,就算面馆生意很忙,他也没想过要雇人。

从来没有想过要雇用员工

2015年,严大爷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诚恳的告诫年轻人,不管做哪一行,只要不赌博,不喝酒,不抽烟,不吸毒,不乱花钱,就一定能攒到钱。

他与太太钟桂兰(现在已80岁),不仅抚养5个子女,而且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靠着这个小面瘫的收入,买下了房子和摩多。

为什么不能享受一下自己的余生?他说:“一把年纪我越做越开心,如果停下了工作,我就会有糖尿病和高血压,这样很快就撑不住的。”

鍾桂蘭

钟桂兰在采访时说,颜老临走之前,对云吞面念念不忘,一直让她给客人做云吞面,并下意识地做了个包云吞的手势。

她说,颜老去年七月曾经摔了一跤,当时只是伤到了髋关节,恢复后还能拄着拐杖慢慢走。

临走之前,还不忘做云吞的姿势

“后来,因为是七月初六,所有人都在祭拜神明,他不知道怎么把地上的餐桌转盘办起来,然后他就失去了平衡,一头栽倒在地。”

“他当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两天后,他就说自己头晕了,我们就把他送到了医院。”

颜老出院后几天,病情有所恶化,但仍能吃东西。

她回忆,九月二十一日吃晚饭时,她还给颜老喂了粥和谷类食品,但到了半夜十二点,颜老却异乎寻常地“呵呵呵”地叫出声,于是就叫了一辆救护车,将他送往医院。

她说,颜老在急救车赶到时就昏迷不醒,凌晨3点钟医生打电话通知颜老去世。

顏老伯的云吞面到了最后,也就是三令吉一碗。

由于家庭贫困,严大爷15岁就退学了,跟着他的爸爸去橡胶园割胶,然后骑着三轮车去卖云吞面。

颜老伯觉得割胶水不能做到老,很快就在江沙路的一家馄饨店做了帮工,四年后,他自己做起了生意,骑着三轮三轮车,带着老婆上路。

后来,闫叔搬到了丹绒武雅巴扎,但几年前,有一天夜里,他独自看守一家面馆,被歹徒打劫,受了伤,从此留下了心理阴影,然后就搬到了丹绒武雅水池附近的一处空地上。

钟桂兰说,颜老临走的时候,还下意识地比划了一下。颜老伯觉得,在家门前做生意不仅能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还能节省房租,而且大部分顾客都是拉曼大学的学生和邻居,因此他一直坚持做低利润的生意。

秦桂兰说,她老公在手上关门的前几年,只把云吞面的价钱调高了一些,由原来的2令吉50仙,提高到3令吉,而云吞的价钱却没有变化,仍然维持在10仙一颗。

只希望大家都能買得起

但愿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

“一颗云吞十仙的消息传开后,很多人都来了,不过颜老并不打算加价,他只是想让所有人都能承受,没有负担的享受到一份云吞面。”

她说,前年由于疫情,颜老只负责打包,知道跌伤暂停营业,也是只接收少量的云吞订单,可以给老顾客拿回去煮。

“顏老受伤的时候,我们就停止营业,毕竟我们都上了岁数,能力有限。”

她说,颜老不在了,这些用来烫面的锅子就没人用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