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顶级豪宅亏本1300万新币出售,看了房主身份你就知道原因了~

Mrs.Z 2022/08/22 檢舉 我要評論

新加坡屡屡爆出天价房产,房地产市场也是热门。但是最近,有一栋购入价为4880万新币的花园洋房价格不增反降,挂出3500万新币紧急求售。

按理来说,这栋处于雅舞道(Yarwood Avenue)的优质洋房,Good Clas Bungalow,不仅有绝佳的地理位置,更是新加坡最顶尖的私人住宅房地产类别,整个新加坡只有约2800栋,本应随着全国房价浮动层层走高,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在查询了相关资料之后发现,这栋房子的业主是虚拟货币圈中的顶级大佬之一,朱苏(Zhu Su音译)。他是三箭资本的联合创始人、CEO和CIO。而三箭资本则是虚拟货币圈内对冲基金中的“顶流”。

然而进入2022年的后疫情时代,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一路高涨,通货膨胀影响全国。美联储下定决心按下走高的通胀率,随之落下的“重锤”便以罕见的速度“抽干水流”。

这些动荡让一整批投资者完全惊慌失措,为了落袋为安只能火速变现、赶快离场,曾经乘东风直上的加密货币市场“直面寒冬”。

三箭资本随着虚拟货币整个行业的动荡,也一落千丈,到了破产清算的境地。

5月以来,第一大市值比特币在24小时内大跌超14%,跌破27000美元,甚至一周内三次下破30000美元心理关口。而更加引发市场震动的,则是加密货币市场的第三大稳定币UST和其姊妹代币Luna遭遇的“死亡踩踏”。

UST是一种由总部位于新加坡的Terraform Labs于2018年推出的“算法稳定币”,单个货币的价格理论上稳定在1美元左右;而Luna是前者姊妹货币,来协助UST实现1美元的价格。

但在5月,UST的价格雪崩至0.26美元,Luna则从历史最高的100多美元雪崩超过99%,仅仅价值0.81美元。Luna市值仅剩11亿美元(4月5日曾达到119.5亿美元的近日高点,历史最高市值曾为410亿美元)。

其中,三箭资本重金布局的便是Luna货币。

另外,在三箭资本曾拥有的强大投资组合中的两种货币,相比峰值价格分别下跌了77%和90%,而被三箭资本寄予厚望的另外一种货币Terra甚至几乎跌至零。

结果也不出所料,仅仅半个月后,英属维尔京群岛一家法院下令清算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三箭资本,另有消息称该公司已进入清算阶段。

在传统金融中,当公司试图通过亏本出售某些资产来偿还债务时,就会发生清算。而在DeFi领域,基金或协议出售加密资产以偿还其债务。

受此消息影响,比特币一度跌超4%再破20000美元,甚至直至截稿日都没能涨回2万美元大关。

在币圈里一步登天、叱咤风云许多年的百亿基金,在几个月的洗刷动荡中顷刻间化为乌有,连创始人也不得不紧急出售千万洋房。

对于这件震惊币圈的大事,全球知名财经媒体,财新国际,也从业内人士的角度予以分析,让我们来看看吧。

财新国际稿件

新加坡对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和创新持开放态度,一度成为诸多加密货币公司及从业人员寻求合规展业的避风港。不过,新加坡监管层面的态度近期似有些转变,频频提示风险,并公开谴责深陷流动性危机的加密货币对冲基金三箭资本(Three Arrows Capital,下称三箭)。

三箭资本是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加密货币对冲基金公司,由前德意志银行交易员朱苏和前瑞信交易员凯尔·戴维斯(Kyle Davies)于2012年创办。这家公司拥有加密货币自营交易业务,也参与投资了去中心化借贷协议AAVE,自动做市商Balancer等知名区块链项目,并为其投资的初创公司提供资产托管服务。

受稳定币Terra和加密货币Luna暴跌归零的影响,三箭正深陷流动性危机,面临被清盘的可能。图:视觉中国

6月30日,新加坡金管局(MAS)发文告公开谴责三箭资本私人有限公司向该局提供虚假信息,并超过了注册基金管理公司(RFMC)允许的总管理资产规模门槛。MAS称,鉴于近期事态发展,正进一步评估三箭是否违反更多MAS的监管规定。

MAS公告称,自2021年6月以来一直在调查三箭的违规行为,这些行为涉及违反新加坡《证券与期货法》(SFA)和《证券与期货(发牌与经营活动)规定》(SFR)。三箭于2013年8月获得新加坡注册资金管理公司资格,获准在拥有不超过30名合格投资者,及管理资产规模不超过2.5亿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12亿元)的情况下,经营基金管理业务。2021年9月1日,三箭把其管理的唯一基金的管理权移交给不相关的英属维京群岛的一家离岸实体,并于今年4月29日通知MAS,将自5月6日起停止在新加坡的基金管理活动。

MAS认为该说法具有误导性,因为三箭和该离岸实体均拥有同一共同股东朱苏,而朱苏也是三箭的董事。MAS还谴责三箭未能在规定时间内通知MAS朱苏和凯尔·戴维斯的董事职位和股权变动。

此外,MAS认为三箭长期违反注册基金管理公司(RFMC)允许的总管理资产规模之规定。在2020年7月至2020年9月,以及2020年11月至2021年8月期间,三箭管理的资金规模均超过了注册基金管理公司(RFMC)允许的门槛。

受稳定币Terra和加密货币Luna暴跌归零的影响,三箭正深陷流动性危机,面临被清盘的可能。6月15日,朱苏在个人推特上称,“正在与相关各方进行沟通,并正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该条推文引发外界对该基金面临重大损失、陷入危机的猜测。自此之后,在社交媒体一向高调的朱苏再无进一步发言。

6月27日,英属维京群岛的一家法院已下令三箭资本清盘,咨询公司Teno受委处理清盘事务。据彭博社7月2日消息,三箭的委托律师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Latham&Watkins)已依据美国破产法第15章在纽约提交破产保护申请,以免被美国债权人起诉。

有市场消息称,朱苏正在出售去年12月斥资4880万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2.3亿元)买入的一座独栋别墅。该别墅位于新加坡富人区武吉知马的雅舞路(Yarwood Avenue),占地近3000平方米,以朱苏3岁儿子的信托人身份买房。财新记者向曾在新加坡房地产交易平台Propertyguru发布该房源信息的房产中介求证,该名房产中介辩解称是误将旧房源信息发布出来,目前已下架该房源。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消息,朱苏妻子Tao Yaqiong于2020年9月以2850万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1.4亿元)买入一座位于新加坡植物园附近的独栋别墅,朱苏本人名下则拥有一栋市中心百慕路(Balmoral Road)的联排别墅住宅,在2019年以625万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3000万元)购入。该套联排别墅面积约500平方米,带私人泳池,目前正以795万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3817万)的价格挂牌出售。保守估计,朱苏的家庭财富至少4亿人民币。

该联排别墅的代理中介对财新称,该房源已挂牌出售两个月,来自香港的租客以月租2万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9.6万元)从下月起承租。同名中介称,作为朱苏的代理中介,并没有接到雅舞路独栋别墅的委托。

一位认识朱苏夫妻的人士透露,朱苏在2018年前后已拥有上亿资产,Tao Yaqiong来自中国内地,“当时很低调,开的车为经济实惠的日系品牌斯巴鲁”。

新加坡鼓励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及创新,监管态度趋向积极,在过去几年,吸引了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吴忌寒等人登陆新加坡。但新加坡监管层面近期频频释放出“收紧”的信号。5月底,新加坡副总理王瑞杰指出散户应尽量避免投资加密货币。6月23日,MAS金融科技官Sopnendu Mohanty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新加坡将对加密行业的不良行为采取“残酷无情的强硬措施”。

币安曾试图在新加坡主动寻求合规,但在2021年两度受挫,先是国际平台Binance.com被当局列入“投资者须警惕名单”,又于今年初关闭币安新加坡交易平台(Binance.sg)。

今年3月,币安宣布获得迪拜监管机构颁发的虚拟资产交易执照,属意前往该国发展。朱苏个人推特亦显示其地址为“迪拜”。一家曾获三箭投资的创业公司负责人对财新称,目前暂未受明显影响,近期的重点是努力融资,以度过寒冬。该名负责人去年已在新加坡注册公司,并拿到工作准证(Employment Pass),但未能获准在银行开设公司财户,近期已在考虑前往美国发展。

一位新加坡Web3.0的资深投资人对财新称,三箭过去几年发展非常快,现在取决于是否能获得援手。三箭的品牌信誉度受创,会对行业内其他托管机构造成一定影响。近期区块链投资转冷,缺乏优质项目,以往一年可能投六七十个项目,今年迄今为止仅投出一个项目。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