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这个福建农民,在禁赌之国,开了亚洲最大赌场

司马姨 2022/08/21

马来西亚是一个禁赌的国家。

但在这里,却有一位来自中国福建的老乡,创办了全球规模第二大的赌场。

赌场坐落于海拔1800米高的山顶,俯瞰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全境,山巅云雾缭绕,置身其间,犹如置身云上,故得名“云顶”。

半个多世纪以来,云顶娱乐城垄断了马来西亚境内的全部赌场生意。

这位福建人,也因此成为亚洲“四大赌王”之首。

他的名字,叫林梧桐。

● 林梧桐

在禁赌的国家开大赌场,重点是还拿到了合法手续,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这背后的关键,是因为林梧桐赌赢了一场赌局。

这场赌局并非在牌桌上,而是在诡谲多变的商海和政界,他赌赢了一个国家的国运。

赌桌上取出来的名字

2022年北京冬奥会,曾颁发出这样一张荣誉证书,其颁奖词写道:

“……人们不会忘记你最早向河北省政府提出申办2022冬奥会并为此做了积极准备。云顶对申冬奥成功居功至伟,由此让世人知晓你为中国申奥所做的贡献。”

获奖者林致华,是2022北京冬奥会的幕后推动者之一,他所创办的密苑云顶乐园,成为了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和单板滑雪的比赛场地。

这里产生了20枚金牌,是北京冬奥会产生金牌数量最多的场馆。

● 林致华

而林致华的另一个身份,就是云顶集团创始人林梧桐的儿子。

林梧桐1918年出生于福建安溪。

出生那天,父亲正在牌桌上打麻将,来人告诉他生了个儿子,他手里正好抓了张“五筒”,随口就给孩子取名“林五筒”。

直到很多年后,长大了的“林五筒”觉得名字不雅,才自己改成了“林梧桐”。

林梧桐一共兄弟姐妹7人,上有一个哥哥和三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不幸的是,在林梧桐12岁那年,哥哥早逝,16岁那年,父亲也去世了。

还未成年的林梧桐,竟成了家中最大的男丁,被迫辍学,挑起了一家人生活的重担。

● 福建安溪

父亲生前做的是卖菜种的小生意,林梧桐接替父亲,卖起了菜种。

他向亲友借了2块钱,作为购进菜种的本钱。

由于性格内向,第一天,他不敢吆喝,一点儿都没能卖出去。

他委屈极了,哭了很久。

但第二天,他便放下了架子,拼命向一些老人家推销,说我的父亲叫林石泉,我是他的儿子,他不在了,我替他卖菜种。

一些父亲的老顾客开始买他的菜种,一传十、十传百,那天,他把所有的菜种全卖光了,一共卖了4块8,赚了2块8。

在那个年代,这已经算是一笔不错的收入了。

靠着卖菜种,林梧桐起早贪黑苦干两年,还清了父亲生前欠下的72块钱的债务。

可稳定的日子过了没多久,日本侵华战争爆发。

战乱与动荡,让林梧桐一家生活举步维艰,连三餐温饱都成了问题。

许多同乡为了生存,选择下南洋谋生,林梧桐便也跟随他们,登上了开往马来西亚的货船。

● 马来西亚老照片

临行前,母亲再三叮嘱:“人在异乡,凡事都要容忍,不能与人发生争执,更不能与人动武。任何事情一旦动起武来,无论谁输谁赢,大家都吃亏。”

林梧桐重重点头。

母亲的话,他牢牢地记刻在心里,深深地影响着他的一生。

卖粮小贩的十年崛起之路

林梧桐的南洋首站是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

他的四叔是一家木材厂的木匠,他投靠四叔,当起了学徒。

虽然工资很少,但林梧桐省吃俭用,一年到头还能给家里寄些钱回去。

1941年,日军攻占马来西亚,木材厂倒闭,林梧桐失业了。

● 日军占领马来西亚老照片

他只得走街串巷,挑着粮食挨家挨户沿街叫卖。

如此过了两三年,他辛辛苦苦,竟也攒下了300块钱。

用这笔钱,林梧桐开了一间杂货铺,专门收购废铜烂铁,后来又将这家杂货铺改作五金店,算是终于在吉隆坡站稳了脚跟。

几年的摸爬滚打下来,林梧桐的性格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他不再是那个内向自卑的孩子,不再害怕与人交往,而是谈吐稳健,在遇到地位、财富比他高很多的人时,也能毫不露怯、谈笑风生。

这种能力,为他日后的崛起打下了至关重要的基础。

● 林梧桐

随着二战渐渐接近尾声,林梧桐认识到,马来西亚接下来的首要任务,将是恢复经济建设,而矿产作为重要的工业原材料,一定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期内非常火爆。

不过,以他的资金和实力,还没法开办采矿公司,于是他转变思路,盯上了采矿设备的生意。

他开始四处奔波投标,从英国人手里以极低的价格,买下了大量旧矿山设备,找人翻新后卖给采矿公司,从中狠狠赚了一笔。

之后,他又拿着这笔钱,开了一家建筑承包公司。

此时的马来西亚到处需要基建,他的订单络绎不绝,一单接着一单。

先是接一些中小工程,如盖学校、建医院等,后来实力壮大,他开始承揽大型工程,修公路、造水坝、建发电站等。

靠着精明的头脑和诚信实在的经营方式,他的生意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

仅仅十年,林梧桐便从当初那个清苦的卖粮小贩,一跃成为了马来西亚知名的建筑承包商。

但林梧桐并不满足于此,他有着更为远大的志向。

一场豪赌,6次险些丧命

1964年的一个夜晚,林梧桐与生意场上的伙伴吃晚饭,在喝了不少酒之后,他觉得有些闷热,就到室外纳凉。

迎面袭来的凉风,让他感到非常惬意,他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构想——建造一个世界级的度假乐园。

一年后,林梧桐成立云顶高原有限公司。

在与政府进行多次谈判后,项目最终决定在吉隆坡东北50公里、海拔1800米的乌鲁加里山山顶,建造“云顶之城”。

这无疑是一场豪赌。

林梧桐将自己全部的资金都投入到了这个项目上,工程施工的7年间,他只有支出没有收入,一度濒临破产。

为了赶进度,他事必躬亲,既是工人,也是工程师,同时又是项目主管,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 缆车从乌鲁加里山的莽林上空经过

这座长满原始森林的大山,常常带给他不期而遇的凶险。

倒下的大树、车祸、塌方以及山体滑坡,曾先后6次差点夺走他的生命。

而当地的土著居民也往往怀着极端仇富的心态,巴不得像林梧桐这样的华人富豪早日破产,甚至被捕。

面对诸多矛盾和不顺,林梧桐从未想过退缩,几经考量,他决定将自己的利益与马来西亚政客们的利益捆绑在一起。

他邀请了许多政界名流,成为“云顶”的股东,并让土著马来族的上层名流占据了董事会三分之一的席位。

随后,他又开始发挥自己的社交特长,在政界广结人缘,马来西亚的总理、议长和多位部长都成了他的座上宾。

在他的运作下,云顶竟破天荒地拿到了马来西亚的赌场执照,成为整个马来西亚唯一的合法赌场。

不过,马来西亚政府也对云顶赌场作出了限制:禁止本国居民参赌,也不允许在媒体投放赌场广告。

也就是说,云顶的博彩业务只能面向国外开放,赚外国人的钱。

云顶之上的商业帝国

1971年,云顶赌场正式开业,生意火爆。

它绝非单一的赌场,而是集酒店、娱乐、休闲于一体,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赌客们在这里有了完全不同的体验,而原本不是赌客的游客们,也会忍不住上场玩上两把。

随着云顶赌场知名度的提升,慕名而来的游客越来越多,林梧桐不断在周围兴建休闲游乐设施。

5座风格各异的豪华大酒店,拥有上万间客房。其中有着6118间客房的第一大酒店,是经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的“世界最大酒店”。

此外,还有国际会议中心、云顶游乐场、水上乐园、云星剧场、室内体育馆及高尔夫球场等各类高标准场馆。

林梧桐的云顶,逐步发展成了马来西亚最大、最著名的娱乐中心和避暑胜地,也成了一个享誉国际的旅游品牌,年均接待游客超1200万人次。

在马来西亚这个禁赌的国家里,林梧桐的云顶赌场,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漫长时光里,从未遭到封禁,直至今日,仍无人撼动它的地位。

这简直称得上是一个奇迹。

从林梧桐的布局,我们或许能够看出他的“老谋深算”之处:

第一,和政界人士绑定,他们相互依靠、利用,联手获取国家资源,形成垄断之势;

第二,将赌博与其他娱乐业“打包”在一起,牵一发即动全身;

第三,云顶为马来西亚带来的经济效益和提供的就业机会,是它最强大的底气。

林梧桐以云顶为基础,不断扩建着自己的商业帝国。

他购入18艘豪华邮轮,成立了全球第三大邮轮公司,在公海上开设赌场。

又先后在欧洲、非洲、北美等地并购了多家赌场。

与此同时,他拓宽集团业务,涵盖种植业、地产、电力、石油开采等诸多领域,在全球强势崛起。

2006年,福布斯公布全球250个亿万富豪名单,林梧桐榜上有名,个人净资产达43亿美元。

他成功的背后,在于他能够针砭时弊,尽最大可能利用身边资源,从而在商海和政界中混得如鱼得水。

国运之下,每个人都只能顺势而为,林梧桐却以自己精湛的“赌”技,赢得了更多的筹码。

衣锦还乡,衔食反哺

虽远在南洋,林梧桐对中国的感情从未间断。

1979年,阔别故乡40多年的林梧桐,第一次返回家乡。

他捐资兴学,为安溪梧桐中学先后捐款5600万元,支持学校的建设和发展;

● 梧桐中学

又捐资2500万元,在安溪建设了梧桐体育馆;

为了改善蓬莱镇的交通状况,他捐款超过百万,把蓬莱通向外界的沙石公路,改造成了高等级的水泥路;

在得知安溪至厦门的快捷通道需穿凿龙门洞资金不足时,他又毫不犹豫地捐献100万元,助力家乡基建……

据安溪县统计,林梧桐多年来,为家乡教育事业及公益事业累计捐赠了1亿多人民币,为家乡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衣锦还乡,衔食反哺,这是深刻在中华儿女骨子里的温情和浪漫。

2007年,林梧桐在马来西亚去世,享年90岁。

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的阿都拉·巴达威,亲自前往梧桐别墅凭吊。

赶来参加葬礼的队伍长达一公里。

为时5天的治丧期,有超过2万人前往瞻仰。

一代华商传奇,就此落下帷幕。

白手起家,一步步搭建起自己的商业帝国,这位“华人赌王”,以中华儿女的勤勤恳恳和敢拼敢闯,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