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大马餐馆业者以为接到大订单,陷入订餐骗局,被诈走8000令吉

司马姨 2022/07/26

电话诈骗团招数再度进化成为“订餐骗局”,一间餐馆业者以为接到大生意,讵料却被“订餐者”和“红酒销售者”大唱双簧,反被诈走8000令吉。

餐馆业者段女士今日中午在新闻发布会上,向记者公布自己被两名骗子大唱双簧,以致反被骗走8000令吉的经过,以提醒其他同业,小心碰到相同骗局,并将在今午向警方报案。

段女士说,她是于24日晚间,接到附近一名同业的介绍后,通过WhatApp与一名姓黄的男子联系,对方说要向她预订5桌餐席,日期是在隔天,就是25日晚上。

黄先生告诉段女士,这五桌餐席的菜色必须是丰盛的“好料”,每桌菜式2000令吉。段女士并没有太大疑心,以为自己接到大单生意,并写好菜单,传给对方过目,对方也同意了,并表示将会在25日早上先将部份餐费过账给段女士。

在过程中,段女士有询问对方到底要喝甚么饮料,对方反问店里是否有卖红酒,段女士说本身店里没有卖红酒,并并问对方有何选择,对方过后就发送了一张红酒的图片给段女士。

而且黄先生也发送一个所谓“红酒销售者”的联络电话号码给段女士,并声称自己和对方曾经有磨擦,因此不方便联系,并交给段女士联系对方,也叮嘱段女士必须向对方减价。

当段女士联系“红酒销售者”,对方说,有关红酒每箱6瓶价格是5000令吉,而黄先生要订购8箱,就是4万令吉。在经过数番交涉之后,同意以3万6800令吉,即每箱4600令吉成交。

“红酒销售者”提醒段女士,若是要购买有关红酒,其货品将在25日早上11时之前发货,才能确保红酒能够在当晚餐会开始前送到马口。

做为中间人的段女士,过后告诉订餐者黄先生,餐费及红酒费用总数4万9500令吉,而她也先花费约3000令吉购买一批食材以做准备。

到了25日早上,订餐者黄先生给段女士发送了一张截屏图片,志明早上11时02分已将4万9500令吉汇进段女士丈夫的私人银行户头,对方也告诉段女士,由于是从公司的商业银行户头汇款到个人户头,因此需要等候一点时间,或许要下午或隔天才能收到款项。

但是黄先生却很坚持必须要用到这批名贵红酒,再三提醒段女士记得收货。但是另一边,“红酒销售者”也不住催促段女士付款,因为他的红酒快要发货了。

段女士一直在等待,可是都没有收到户头收到4万9500令吉款项过账的通知,而红酒销售业者却不断催收款项。

ADVERTISEMENT

段女士说,其丈夫无奈之下,唯有通过手机过账方式,向红酒销售者提供,注册在TING SIE HOO名下的两个银行户头,分别进5000令吉及3000令吉。

过程中,段女士也不断提醒订餐者黄先生,一直没有收到其汇款,最好能够再汇一次款项,并给对方有关自己餐馆的来往户头号码,对方过后再传来一张手机截屏图片,志明于于中午12时53分再汇了一次4万令吉给段女士的餐馆银行户头,而且也说交易或许还是需要耗费一些时间才能过账。

“我一直都在等待,可是一直都没有收到任何款项,我不断拨电给对方,但是一直无法拨款,虽然对方一直显示在线状况。直到下午2时许,我再也联络不上对方,相信是已被对方拉黑,而红酒业者也是同时失联。”

段女士展示订餐者黄先生向她发送的银行过账记录截屏,显示成功过账4万9500令吉,但是她始终没有收到这笔款项。(黄家强摄)

在整个过程中,段女士不曾和对方见面,只是通过WhatsApp联络,而对方的语音感觉有点像外国人口音,但是无法确定。

她过后回想起,其实所谓订餐者和红酒销售业者的口音非常相似,不排除是同一人在唱双簧,或者根本是同一伙人。

她也觉得,或许对方原本是设下订餐骗局,拟向另一名同业行骗,但是对方没有做大型餐席,因此介绍给她,讵料她却上当了,被骗走8000令吉。

据知,在过程中,因为银行户头里的流动资金不足,加上对方不断催促红酒费用,段女士的丈夫于昨日三度赶到银行,准备提取固定存款支付酒钱,所幸受到银行职员提醒,没有进一步行动。

无论如何,他们还是损失8000令吉,今日索性将事情经过公布,提醒其他同业必须小心提防这种订餐骗局。

段女士已将与对方的通话及交易记录全部打印出来,准备做为证据,报案时交给警方。

订餐者黄先生通过段女士向另一名红酒销售业者订购5箱名贵红酒,却让段女士坠入骗局。(黄家强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