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能拥有如今多元、稳健的经济结构,还要“感谢”一位来自华尔街的投资大佬

Mrs.Z 2022/11/01 檢舉 我要評論

提到东南亚强国,我们的印象似乎只有新加坡一个国家。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有一个国家在30年前,人均GDP曾是我国的7倍,并位列“亚洲四小虎”之首。虽然如今这个数字已被我国超越,但凭借独特的发展战略和定位,已经成为全球半导体新的制造中心。这个国家便是马来西亚。

而马来西亚能拥有如今多元、稳健的经济结构,还要“感谢”一位来自华尔街的投资大佬。

一、有资源又有技术,大马应该“感谢”谁?

和其他东南亚国家一样,一直以来,资源出口都是马来西亚的主要经济来源。比如在橡胶产业,2021年,马来西亚实现橡胶总产量99.6万吨,占全球总产量的8.8%,而且全球90%避孕套的原料都来自马来西亚。此外,马来西亚的油气储备,在东南亚国家里也名列前茅。截至目前,马来西亚已探明原油储量为36亿桶,占全球石油总储量的0.2%。

从1957年独立建国起,凭借着丰富的资源和3200万人(相当于重庆人口总数),到1996年时,仅靠出口和服务业,马来西亚的人均GDP已经达到4800美元,而同时期的中国,仅有700美元左右。当时马来西亚的口号是:争取到2020年,成为比肩西欧的发达国家!

时光荏苒,如今的马来西亚虽然没能实现比肩西欧,但人均产值却也达到了11399美元,在东南亚国家中,仅次于新加坡、文莱。更重要的是,如今的马来西亚已成功融入全球半导体产业链,在全球后端半导体封装领域占据着全球市场8%的市场份额。其中全球40%车规级芯片的封装测试,都是在马来西亚完成的。最近几年全球车规级芯片闹“芯片荒”,也正是由于马来西亚工厂停工导致的。

目前,马来西亚境内分布着54家半导体工厂,如英特尔、西数、松下、博世等科技巨头纷纷在马来西亚设厂。在发展半导体产业,培养高端人才方面,“老邻居”新加坡可谓帮了马来西亚大忙。很多人可能会好奇,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不是宿敌么,怎么会走到一起?

说起来,马来西亚能搭上新加坡这趟快车,还得“感谢”一个人,华尔街投资大师,犹太人——乔治·索罗斯。

二、放松金融监管,马来西亚饮鸩止渴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原本同属一国,可惜这份情谊没能延续。由于种种矛盾,1965年8月,马来西亚全票通过所谓“新加坡从马来亚联邦脱离”的议案。得知消息后,日后成为“新加坡国父”的李光耀哽咽地说:“我们被抛弃了!”那么主动抛弃新加坡的马来西亚,怎么又去找新加坡合作呢?

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的高速发展,号称“亚洲四小虎”的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都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发展瓶颈。为了维持表面的“发展速度”,四个新兴国家几乎采取了相同的措施:

其一,大举借债发展地产、基建,期望通过投资拉动GDP;

其二、为了吸引外资,各国刻意地放宽了本国的外汇管制。

两个“借钱”的举措虽然让“亚洲四小虎”经济再次腾飞,但这无异于饮鸩止渴。时间来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前夕,泰国的负债已高达930亿美元,而马来西亚也有452亿美元之多。

有漏洞,自然就会吸引蛀虫。“亚洲四小虎”这种“金融不设防,对外依存度高”的亚健康状态,引起了“华尔街大鳄”索罗斯的注意。1992年索罗斯刚品尝了“做空”英镑的甜头,这次“白给”的机会,他更不会放过。

三、“拜师”新加坡

从1997年初开始,索罗斯整合了华尔街多个国际游资集团,杀入东南亚多国市场,先是通过抵押债券购买当地货币,继而到国际市场大举抛售,以营造当地币值不稳的假象。

索罗斯的操作的确奏效了,很多机构开始跟风抛售马来西亚林吉特(当地货币)。几轮攻势下来,马来西亚的外汇储备消耗殆尽,债务也即将到期,GDP暴跌30%。吉隆坡综合股指更是从1997年2月最高的1271点,下跌至1998年9月的262.7点,跌幅达79.33%。

生死存亡的时刻,马来西亚只能找到被自己曾经“抛弃”的新加坡了。

从1998年开始,马来西亚主动加入由新加坡主导的半导体产业体系中。几年磨合,这种由新加坡出技术、马来西亚出资源和劳动力的合作模式日渐成熟。与此同时,马来西亚还积极扩大内需,提升本国制造业水平,同时降低对外资的依存度。借此,马来西亚也成为在亚洲金融危机冲击中,最快恢复的东南亚国家。

四、结语

时至今日,马来西亚的经济已从资源出口发展成为工业、旅游业、房地产业等多头并进的经济体。其中旅游产业在马来西亚的GDP占比一度达到12%,更是创造了马来西亚近25%的工作岗位,主要客源来自新加坡、印度尼西亚,中国游客量排在第三。

其实在2016年时,索罗斯曾发起过对马来西亚林吉特的第2次突袭,然而这次凭借稳健、丰富、且有活力的经济模式,马来西亚最终挫败了索罗斯的阴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