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背和手二度烧伤!】大马网友吃火锅突然爆炸!店家不愿赔偿医药费,还反送火锅店Voucher!

远方传来风笛 2023/01/10 檢舉 我要評論

火锅是许多大马人聚餐首选之一!但吃火锅也会有危险!一名大马网友去吃火锅,火锅竟意外爆炸,导致全家都烧伤,网友的脸部更是严重烧伤!超可怕!

一名大马网友日前在脸书群组“KL吹水站”发文表示,自己在去年9月份时,到Cheras Traders Square某家火锅店用餐。在用餐期间,火锅的火一直灭掉,他们也不断地让员工来点火。据网友的帖文,他们的火是使用gel状点火,但gel的容器一直挤不出来,所以他们使劲摇,结果就“砰”一声爆炸了!

爆炸后,帖主和家人的身上都在着火,他们拼命在拍打尝试灭火,但其他员工也知识呆站着,大概5分钟后才有一位员工拿出灭火器灭火!之后帖主感觉疼痛,额头也开始流血,接着就赶往临近的私立医院接受治疗!

之后店家也有载着妹妹和爸爸到医院接受治疗。在前往医院途中,妹妹问负责人是否会这起爆炸事故负责,店家则说会承担医药费和治疗费用!结果到了医院,店家竟表示先用他们自己的保险支付医药费,等康复后再讨论后续赔偿方案。当时帖主的脸部、背部和左手都二级烧伤。

一个月后,他们找到店家讨论赔偿方案,店家说要1星期后会给出答复!但一个月后,却收到了一个拒绝赔偿诉求的回复。店家还提出了一个完全不可理喻的赔偿方案,方案是RM2000和RM1000他们店的voucher!帖主表示发生这样的事后,谁还敢去那里用餐?

网友全文:

故事有点长,希望大家耐心看完这个关于我们都不堪回想的事情。

2022年9月11日那天我们一家人去了一间店名叫The Shack Malaysia 锅板居的在cheras traders square享用晚餐。这是一间可以边吃边喝汤的餐馆类似火锅但不完全是,然后那个汤那边是有火热着的。这间餐馆是使用gel来点火的。在大概接近8pm时,突然发生了一件我们大家都不可思议的事情。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叫了4份食物,然后服务员把我们的食物拿上桌后,我们就开始一边聊天一边吃,吃了没5分钟后有2个汤的火灭了(这是我们吃的第5次,前4次的火是过了20分钟后才灭的)这时我们就叫了其中一位年纪比较大的男员工来帮我们点火,他用装有 gel的容器挤了gel出来,但是因为那个容器里的gel要没有了,这位员工就把那个容器远离了火,才去把那个gel摇下来,然后才点火。过后不到5分钟后,另外2份也没火了,我们就叫了其中一位年纪比较小的女员工(事后店家告诉我们这是有着8年经验的员工)帮我们点火。2位员工用的是同个容器,所以那个gel也是在里面挤不出来,但是他们的处理手法都不一样,她是对着那个点火的东西使劲摇,然后砰的一声就爆炸了!(事后店家说有火是不能放gel的,那位女员工说没火了但是我看到是还有一点点火的,因为我当时在医院接受治疗,跟不到他们说事实)爆炸后其他员工也只是呆站着而已,大概过了5分钟后有一位员工才拿出灭火器灭火。我们忙着灭自已身上的火。有火在我的脸上和背后,我的爸爸和妈咪在帮我拍火,我的小妹在帮我爸爸拍火,大妹在拍自己胸前的火。过后我感觉到我的左手非常痛,额头也流血了,我妈咪就赶快载我去附近的私立医院columbia asia的 emergency接受治疗 了。(之后这些都是听我妹妹说的)然后店家有2位负责人一个男生一个女生,这时我大妹的双手都感觉到非常痛,所以那2位负责人就载我爸爸和2位妹妹去医院。在车上,我小妹问你们是可以为这件事负责的吗,他们说一定会负责,我爸爸就拿了女生负责人的电话号码。我的小妹就有点生气问你们可以怎样负责,他们说医药费和后续治疗费用他们会全负责。到了医院后,我们全家都懵了,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件事情了,所以我爸爸就打给了我姑姑让她到医院来。那2位负责人在和我姑姑谈论中有提到他们之前是有买保险的但疫情后就没买了。过后,我妈咪和我姑姑跟负责人讨论要用我妈咪的保险还是他们先付医药费。他们说用保险比较好,我姑姑和我妈咪讨论后决定先用保险因为医院会比较快治疗。我们一致决定等我康复后才讨论后续赔偿方案。我的脸,背后和左手二级烧伤,医生说大概要休养一个月。我大妹左手一级烧伤用了一个星期才完全康复。然后大概10月中我们跟店家进行了一次讨论赔偿方案。我们提出了一个赔偿方案,他们说要1星期后会给出答复。一星期后他们才要求写出一封信关于我们的赔偿诉求并写出最终期限。其实这时候我们就意识到他们在有意拖延,但我们看在他们挺有诚意之下,才选择了私下解决,然后我们也不想把事情弄复杂,就没公开在任何的社交平台上,也给了他们一个月时间必须解决这件事。一个月后,我们收到了一个拒绝我们赔偿诉求的回复。他们还提出了一个完全不可理喻的赔偿方案让我们接受。(方案是RM2000和RM1000他们店的voucher)试问下大家,换作是你们,你们还敢再次去那里吃晚餐吗?我的医药费是接近RM30000,学费RM10000(一个月没去),part-time 做工RM5000,衣服RM500。还有我们现在已经不敢吃有火的餐馆了,对此产生了一定的心理创伤。现在我们已经使用法律途径来为我们讨回属于我们的公道了。

我们想要的不是钱,我们要的只是一个公道而已。

发这个事情出来是想让大家评评理,不想再有下一个受害者了,同时也希望大家能为我们讨回公道。最后呢,还是非常感谢每个耐心看完的大家!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