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经是个穷光蛋,辞掉铁饭碗创业,如今力压张勇夫妇成新加坡首富,称霸医疗行业

Mrs.Z 2022/09/03 檢舉 我要評論

2022年7月29日,李西廷被授予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功勋成就奖”。

或许,大家还不知道这号人物,但疫情期间,他创下的奇迹,足以让大家瞠目结舌。

2020年疫情爆发,他靠着出售医疗设备,赚得盆满钵盈。

那一年,公司市值飙升至5000亿元,而前一年,市值还停留在2000亿元。

仅花了一年时间,就令市值涨了3000亿元。

估摸下来,公司差不多一天市值增加8亿。

面对如此劲敌,张勇夫妇也只能无奈让位,李西廷以230亿美元成为新任新加坡首富。

李西廷到底是何方神圣?

(李西廷)

还能拼命努力的时候,就别卖惨

虽说现在,李西廷坐拥千亿资产,稳坐中国医疗器械的头把交椅,可他以前就是个穷光蛋。

家里穷得揭不开锅,父母经常到处借钱赊米,回来熬成一大锅粥。

说是粥,其实就是有粥味的清水,锅里的粥有多少粒米,完全数得过来。

穷归穷,但读书方面,父母可没有一点含糊。

两人起早贪黑,省吃俭用,将钱全省下来给孩子当学费了。

好在李西廷争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最后还考上了省重点中学—砀山中学。

按这个节奏,李西廷考上好大学,带着全家脱贫致富不成问题。

可就在这关键节点,李西廷没出问题,反倒是老天出岔子了。

1966年,高考叫停,1500万名初高中生毕不了业,成为了“老三届”。

一时之间,怨声载道,大家纷纷抱怨。

好不容易寒窗苦读十几年,眼看着就要跨过门槛,跃入龙门。

就差这一步,结果,门槛被撤走了,龙门也关了。

有的人承受不住,从此一蹶不振,稍微挺过来的人,跟随大流,参加上山下乡。

李西廷心态还乐观,他认为高考很快就会重启,自己耐心等待就行。

可他在家里蹲了三年,手头上的书翻了一遍又一遍,高考仍旧没任何动静。

最后,他深知复考无望,选择参军入伍,成为一名援建湖北神农架山区道路建设的工程兵。

工程兵吃的苦,一点都不比之前的少。

那时,没有任何技术支持,山区道路建设全靠人工,将大山之间的路打通,堪比愚公移山。

那段时间,李西廷吃不饱,也睡不好。

不过,还真应了那句话:老天欠你的,最后都会加倍还给你。

1973年,李西廷退伍回家,正巧赶上唯一一次高考。

而且,很凑巧的是,不是什么人都能参加,只允许拥有两年以上实践经验的“工农兵”参加。

这不是天赐的机会吗?李西廷立马抓紧机会,参加高考。

最后,他以砀山县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系,学习低温物理专业。

有中科大的背书,想必李西廷毕业后也混得不错。

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中科院武汉物理研究所,从事超导磁体的研究工作。

1981年,李西廷获得公派留学的机会,到法国科研中心当物理访问学者。

通过高考,李西廷脱掉了贫困的外衣,成功实现阶层跃迁。

在高考喊停、参军等困难面前,李西廷没有喊一句苦,照常过着自己的生活,默默努力。

如今的人,经常有一种心态:受害者心态。

当发生一点小挫折,他们就开始以受害者自居,怨天尤人,抱怨命运不公。

他们会觉得,自己这般处境,都是外界造成的,如果不向外界讨回公道,自己就咽不下这口气。

这种心态,短时间内确实能为我们减轻压力,让我们暂时逃避现实。

可一旦我们形成依赖,就容易陷入一种负向循环:

我们过得越不好,就越是别人的错,我们就越不想行动起来去改变。

久而久之,我们就失去行动力,一直妄想天上掉馅饼,老天眷顾自己。

只要还有努力的空间,就千万别顾着卖惨,抱怨命运。

怨天者无志,怨人者心穷。只知道怨天尤人,无志又心穷。

《青春之歌》里的林道静说过:

“生活的海洋,只要你浮动、你挣扎,你肯咬紧牙关,那么,总不会把你沉没。”

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所谓的公平,也没有容易二字。

不拼命努力,反倒去拼命卖惨,最后浪费的只是自己的时间。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收获。

解决别人的问题,赚自己的钱

到了国外,吃了两年异国饭,见过大世面的李西廷,自然今非昔比。

回国后,李西廷的事业又往上迈了一个新台阶。

1986年,美国一家上市公司与中科院合资成立深圳安科生物公司。

这是中国最早的医疗器械公司,主要从事医疗器械进口贸易。

学成归国的李西廷,顺势被派往安科,成为公司的业务骨干。

李西廷混得风生水起,最后甚至坐上了办公室主任的位置,有了独立的个人办公室。

当时,国内的医疗器械公司只能捡些边角料吃,到手的利润微乎其微。

其他稍微有些技术含量的器械,国内根本做不出来,需要伸手向国外厂商购买。

技术在别人那里,别人就有理由坐地起价。

一台监护仪,如今顶多也就几千块,可在当时,美国出售的监护仪,一台至少13万元。

羊毛出在羊身上,器械一贵,高出来的成本自然会平摊在病患身上。

费用一高,谁还愿意花钱看病,谁还有钱看病?

曾经有家医院,为了买一台检查设备,东拼西凑凑了十几万。

但病人需要买,还得排队等,每个人至少要等上大半年才能用到。

最让他感触极深的是,一次探亲之旅。

1991年,李西廷回了趟老家,顺道绕弯去探望老同学。

老同学在砀山县医院工作,李西廷在县医院的手术室逛了一圈,差点惊掉下巴。

堂堂的县医院,挤满了病人。

可手术室所见之处,什么高级设备都没有,只有一台普通的血压机。

因为没有钱,买不起其他设备。

如果病情稍微严重的病人,他们完全束手无策。

当时,李西廷迫切想要打破这一局面,好让大家实现看病自由。

他认为,看病本不应该有门槛,他要做的,不是降低这个门槛,而是粉碎门槛。

他就是干这一行的,绝不能眼睁睁看着外国人榨干国人的血汗钱。

再加上那时候,李西廷表面上是办公室主任,实际上没什么实权。

每天,上头让他做什么,他就做,做完了就在办公室里翘二郎腿喝茶。

这种日子,他过了四五年,就已经一眼望到头。

李西廷萌生了辞职创业的念头,但他也有自知之明。

医疗器械这块肥肉太大,他恐怕没有那么大的胃口消化。

眼下,要想创业,他还得拉几个人一起下水。

不得不说,李西廷独具慧眼,一眼看穿了两位同事的野心。

他以三寸不烂之舌,顺利说服他们一块辞职创业。

就这样,李西廷带着徐航、成明和辞职,三剑客原地出道,成立迈瑞医疗电子公司。

(徐航)

由此,这也为之后的千亿市值埋下伏笔。

在这里,我们会发现,李西廷创业的出发点,是为了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的问题。

结果,无形之中赚得盆满钵满。

当我们工作赚钱的时候,受既定思维的影响,我们会觉得,当下的问题就是缺钱,所以我们才要努力赚钱。

因而,我们常常将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可往往就是这样,我们越想赚钱,越赚不到钱。

罗伯特·迪尔茨把人的认知,分为6个层次:

环境;行为;能力;信念价值观;身份;愿景。

我们通常在第二三层,即只停留在对自己的关注。

而最讨巧的商人,他们早已达到第四层,开始关注做对的事,努力解决别人的问题。

罗振宇曾说过:

“处于困境当中的人,往往只关心自己的问题。

但是,解决问题的途径通常在于,你如何解决别人的问题。”

别人的问题,大多都是一个社会性问题。

只要解决了它,很可能就等于拥有了支点,撬动整个财富盘。

而医疗器械,这种与民生息息相关的产业,更不言而喻了。

所以,当我们想要赚大钱时,不妨先考虑一下,能不能为别人解决问题。

变成值钱的人,才能赚到钱

辞职一时爽,可创业却不是光喊口号就行。

三人把手头的钱凑到一起,也只有3万元,3万元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很快就挥霍完了。

没钱,谈不了理想,只能先填饱肚子。

于是,他们干起了器械代理,希望能先攒一笔钱,日后好为梦想烧钱。

刚开始,他们第一次参加展会,没钱只能租得起半个展位。

但好在那天,他们拿到了36万的代理合同,签字的时候,李西廷激动得双手发抖。

折腾了半天,李西廷才签好合同。

与隔壁代理的800万相比,他们这点钱算不上什么,但有钱他们就知足了。

不到一年,李西廷靠着代理赚到了100万元。

这下,钱有了,谈理想也有底气了,李西廷着手将自主研发医疗器械提上日程。

他们决定先研发监护仪试试水。

虽说好歹也有100万,可他们也不敢乱花钱,能省则省。

没有请技术员,全靠李西廷几个人自己瞎琢磨。

结果,理想固然美好,现实却奉陪不了,监护仪还没成型,他们口袋先空了。

咋办,箭已上弦,哪有回头路可走?李西廷只能硬着头皮,四处借钱。

最后,终于贷了一笔钱595万元,这才顺利度过难关。

1993年,国内第一台多参数血氧饱和度监护仪横空出世。

东西出来了,可如何卖出去,卖给谁,又是个问题。

与小县城医院相比,一线城市医院相对不差钱,面对新品牌与国际品牌,他们更倾向于后者。

要想从他们手里赚钱,对李西廷来说,还有些困难。

于是,李西廷提议,他们暂时避开一线城市,进军二三线城市,向中小医院推广。

为了推销监护仪,他们实施免费试用、赊销、分期付款等多种营销策略。

而且,他们比同行多做了一步,为客户提供售后服务,保修时间比国外品牌的长。

只要机器有故障,他们立马派人送同型号的机器上门。

宗旨只有一点,只要你们愿意掏钱买单,他们一定让你们的钱花得值。

凭借着良好的口碑,他们在二三线城市打下了一片天,赚了不少钱。

不过,钱好赚,人心难得。

李西廷几个人坚持自主研发,可其他人却认为,代理也能赚钱,没必要白费力气去研发。

双方僵持不下,最后一群人离开了公司,有的人甚至自立门户,与迈瑞同台竞技。

这时新产品才刚刚起步,公司依旧得靠代理才能生存。

可他们一走,也带走了一大部分代理,迈瑞刚迈出一小步,又被打回原形。

这时,大家已经萌生退意,只剩下三剑客苦苦挽留大家。

李西廷到国外散心,偶然碰见华登国际的副总裁茅道临。

两人特别投缘,李西廷顺势攀上这位金主,拿到这笔投资。

之后,茅道临更是为之牵来了其他金主,李西廷前前后后获投资共600万美元。

有了钞能力,再加上自身硬技术,他们先后研发成功全自主产权的中国第一台便携式多参数监护仪、中国第一台准全自动三分群血液细胞分析仪。

1999年,公司销售额达1.2亿元,而仅自主研发产品销售收入已达1亿。

在同行还在走代理之路,李西廷他们已经靠着自主研发产品,在国内医疗器械市场一骑绝尘。

倘若先前,李西廷扛不住压力,最后选择继续做代理,那恐怕也不会有如今的成就。

如今,竞争激烈,我们卖力气,能赚到的钱也是微乎其微。

要想真正赚到钱,首先得让自己变成有价值的人。

说到底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值钱。

而我们是否值钱,唯一标准就是,我们的能力是不是别人需要的。

我们值多少钱,取决于我们的能力是否是稀缺资源。

打造自己的稀缺性,要么成为第一,只有第一,别人才会记得住你。

要么成为唯一,成为十万分之一人,只有你够独特,别人才会对你过目不忘。

如果这份工作,工资5000,但你能干,别人也能干,你的价值不是5000,而是0。

假设这份工作,只有你能做,别人就算要价再低,也没办法。

只要核心竞争力在手,开价的是你,主动权在你手里。

成为高手之前,先与高手过招

2001年,李西廷将版图扩大至海外,在海外成立研发中心。

当时,发达国家医疗水平比较先进,医疗机构每100张床就需要配备40台监护仪。

而中国排得上号的医院,也只有20台,足以见海外市场的庞大。

不过,海外市场也早已被几大巨头瓜分完毕,留给李西廷的已经所剩无几。

可李西廷执意打入海外市场,前去与各位前辈过一过招。

“迈瑞产品如果只在国内卖,水平提不高,必须要去高端大市场才有所表现,才能有真正的发展。

就像打篮球要去NBA打,打拳击要跟泰森打,才能提升自己的水平。”

但人家也不是吃素的,几番交手,李西廷都惜败。

2005年,公司年营收达到10亿元。这成绩看着漂亮,但李西廷还不满意。

因为其中58%收入依旧来自国内,海外市场仅占25%。

但就在第二年,事情来了个180度大转变。

2006年,公司赴纽交所上市,成为中国首家医疗器械海外上市公司。

在纽交所上刷了一波热度,迈瑞名气大增,许多国际厂商纷纷找上门。

不到一年,公司营收增长68%。

当然,老老实实卖产品,赚钱速度还不够快,来钱快的还是并购。

以前谈并购,李西廷或许还不够格,可如今上市,有了资本的撑腰,并购也就水到渠成。

从2008年开始,李西廷开始疯狂并购的道路。

而且,他一张嘴,就先咬下了美国老牌监护仪制造企业Datascope。

使了这招蛇吞象,公司一战成名,它的监护仪一下子跻身全球第三。

6年内,李西廷一共并购13家公司,每家公司单拎出来,都赫赫有名。

在并购的同时,李西廷没丢掉老本行,继续自主研发,陆续推出不少产品。

2016年,公司年收入达91亿元,年净利润17.34亿元。

此时,监护仪占有率已是国内第一,海外第三,其他产品均位列国内前三。

然而,跑得太快,李西廷心越慌。

为此,在上升期,他做出了退市的决定。

2016年3月6日,公司以33亿美元的市值完成私有化,正式从纽交所退市。

此后,李西廷潜心钻研,打造生产线,不断优化产品。

2018年10月16日,公司重新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两年半的时间内,李西廷又全力打造三条产品线:生命信息与支持、医学影像和体外诊断。

此次回归,迈瑞已经不同凡响,瞬间成为资本市场的香饽饽。

上市三天后,公司市值突破千亿,比退市那会高出整整5倍之多。

2019年,市值又翻了一番,直逼2000亿元。

外界对李西廷最统一的评价就是,他特别不服输。

他当时明明已经做到国内第一,前途一片光明,可仍要去海外市场赌一把。

明知海外市场人才济济,他仍愿意赤手空拳,有如初生牛犊不怕虎。

《百家讲坛》赵玉平曾问过一个问题:

“如果一只鹤站在一群鸡当中,是鹤比较难受,还是那群鸡比较难受?”

大部分人认为,肯定是鸡难受,可赵玉平说:

“一只鹤,如果非要去跟鸡合群,那么最终的结果只有两个:

要么被鸡群逼死,要么只能被鸡群同化。”

也就是说,决定一个人发展上限的,往往不是个人能力,而是所处的圈子。

你与什么人打交道,你就会成为什么人。

要想成为优秀的人,首先得与优秀的人同行,与厉害的人切磋。

与高手过招,输赢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进步与成长。

在他们身上寻找闪光点,学习别人的思维,为己所用。

与高手一起成长,这也是成长的捷径。

写在最后

如果说前面的成就,只是沧海一粟,那自2020年开始,李西廷则属实又攀上新的高峰。

疫情爆发,医疗行业再一次成为焦点,担起抗疫的重任。

当时,国外呼吸机、监护仪等设备紧缺,国外顿时一团乱麻。

就连当时英国首相约翰逊,公开求呼吸机,可国外的医疗机构根本供应不过来。

他人危机之时,正是自己崛起之时。

国外找不到货,他们便一窝蜂跑到中国,作为医疗行业的老大,李西廷自然受到追捧。

令李西廷意外的是,当初进不去的西欧、北美市场,经这次风波发酵,竟然纷纷打开城门,迎接他。

多亏各位帮衬,2020年公司市值如同坐上火箭,直冲云霄,达到5000亿。

要知道,2019年公司市值仅有2000亿。

一年的时间,市值暴涨了3000亿,也就是说,平均每天市值涨8亿。

2021年,70岁的李西廷得到一份全新的贺礼。

以230亿美元的身家,成功登顶新加坡首富。

从1991年到现在,李西廷与两位伙伴奋斗30年,一路过关斩将,从零做到千亿企业。

未来,时代对李西廷的考验还没结束。

他需要思考的是,若疫情散去,未来他是否还能留住这份辉煌,继续称霸医疗行业?

对此,你怎么看呢?欢迎点赞、评论哦。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