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身家曾仅次于马云,中国支付宝“女王”,如今与丈夫“隐居”新加坡,住价值6100万新币的大平层

司马姨 2022/09/05

1、

支付宝“女王”移民新加坡

彭蕾,一个曾在中国互联网上如雷贯耳的芳名。

作为阿里巴巴的灵魂人物,历任支付宝CEO,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卸任之后淡出了中国互联网江湖。

再次看到她的新闻,却是已经和丈夫一起移民新加坡,并在当地购买了一套价值3亿人民币(约6100万新币)的大平层。

这位曾经被《福布斯》评选为“2016年最具影响力之女强人”之35名的人物,究竟是为何跑到新加坡去了呢?

2019年的教师节,杭州“莲花碗”体育场,一辆乐队卡车载着巨大的音响、四名乐手,在全场10万人的欢呼下,缓缓前行。

这并不是什么流行乐坛巨星的演唱会,主唱业余级别的歌声飘忽而尴尬,乐手们的演奏装腔作势,造型夸张雷人。但就是这样的阵容,点燃了整个体育场的热情,许多人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仿佛听到了直击灵魂的乐章。

这就是阿里巴巴成立20周年的晚会现场。卡车上的四名乐手,就是阿里巴巴的创始人和灵魂人物。之所以选在教师节这天举办,除了20年前阿里也是在9月份成立之外,还是因为四人之中有三人都曾经是一名老师。

马云,曾经是杭州电子工业学院的英语老师。

彭蕾,曾经是浙江财经学院的老师。

王坚,是中国第一批工业心理学教授,还曾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教授心理学。

只有那位“女装鼓手”蔡崇信,美国长大,律师出身,还没有机会成为一名人民教师。

尽管四人的演奏水平很业余,但这场承载了阿里20年回忆的演出,已经不需要专业的点缀。10万阿里人,都有着共同的回忆,他们在一起创造了中国互联网最知名的企业,一路走来,冷暖自知。

拥有最多回忆的,当然要属马云,属于从20年前就跟着他创业的“十八罗汉”。

这辈子头一次化着烟熏妆,梳着大脏辫,穿着铆钉朋克皮衣,斜挎着电贝斯的彭蕾,从她的大墨镜里环顾四周,体育场里人潮迭起,星光熠熠,她会不会想起,20年前,第一次在杭州的民房里,见到阿里巴巴的情景?

2、

下南洋,退路还是野心?

1999年9月,辞去了浙江财经学院老师工作的彭蕾,和丈夫孙彤宇,跟随着年仅35岁的马云,从北京回到了杭州。

彭蕾刚刚经历了追随马云创业的第一次失败。他的第一个正式的创业项目“中国黄页”,因为跟官方的合作出现问题而“黄”了。

尽管这个项目也曾经实现年营业额500万元,但大部分后来又搭了进去。回到杭州创立阿里巴巴的时候,马云已经没有多少钱了。

马云在湖畔花园自己的一间民房里,对着18个合伙人慷慨激昂地讲述着未来,大家一起凑了50万元,阿里巴巴就这样诞生了。这18个合伙人里,就有彭蕾和她的丈夫孙彤宇。

其实当时彭蕾在听完马云的演讲之后,并没有被他打动,甚至用她自己的话说,对马云所描述的未来“完全无感”。但是等马云讲完之后,她还是决定留下,原因是丈夫孙彤宇很相信马云的那一套,并且一段时间的相处,她也觉得马云这个人“特别有趣”。

网上流传着阿里巴巴创业初期,除了马云一共还有18位合伙人,被称为“18罗汉”。这18个人死心塌地跟着马云,哪怕马云当时只能给他们每个月发500元的工资,也不离不弃。

其实这个故事并不是完整,500元的工资确实是有过的,但那是在阿里巴巴刚刚创立的前几个月,半年之后,阿里巴巴就拿到了500万美元投资,又过了半年就拿到了2000万美元的投资。

没钱的苦日子,也只是几个月而已。

一开始,由于人手不够,彭蕾一个人要干几个人的活。阿里巴巴的人力资源、客服、财务等等都是她的工作。

后来,彭蕾一手打造了阿里巴巴的人力资源架构,担任过多个高管职位。比如集团人力副总裁、首席人才官,在人力资源岗位上做了近十年。2010年,彭蕾兼任支付宝首席执行官,2015年6月,任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

2017年胡润百富榜上,彭蕾以400亿元的身家位列阿里系第二名,仅次于身家2000亿的马云。

2020年蚂蚁集团上市前夕,有人计算过,如果上市成功,那么以彭蕾所持有的股份,将使她有望超过当年的中国女首富,碧桂园杨惠妍的1869亿元(约381亿新币)身家。

但是,那一年10月份,马云在上海金融峰会上的讲话之后,蚂蚁集团的上市计划就被紧急叫停。不仅彭蕾的女首富希望破碎,那一晚阿里巴巴杭州总部里,也传来不少人的叹息。

其实此时的彭蕾,人已经在新加坡了。

2018年,在马云的安排下,彭蕾卸任了蚂蚁金服CEO,离开了她一手打造起来的“支付宝”。

她有了新的任务,那就是带领着一支管理团队“空降”新加坡。

这一次“下南洋”,也是马云的安排。

在那里,阿里巴巴刚刚收购了当地一家叫做Lazada的电商平台。马云希望,彭蕾可以把阿里巴巴的管理模式带过去。

新加坡,对于彭蕾来说,也是个熟悉的地方了。

2015年,彭蕾的丈夫孙彤宇在新加坡买了一套价值3亿人民币(约6100万新币)的大平层。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报道,这一套豪华顶层公寓,配有空中花园、专用电梯和泳池,创下了当时新加坡顶层公寓的最贵纪录。并且还提到孙彤宇持有新加坡永久居民身份。

说起来,阿里的高管们特别喜欢在新加坡置业。

除了孙彤宇之外,阿里巴巴合伙人之一俞永福以2600万新币(约1.2亿人民币),在新加坡买下了一栋顶层复式公寓。另一位阿里联合创始人兼资深副总裁盛一飞,在新加坡的优质洋房地段礼敦园,以5000万新币(约2.4亿人民币)买下了一栋洋房别墅。

就连马云自己,也在阿里巴巴赴美上市的前夕,在新加坡成立了一个慈善基金,基金规模高达千亿人民币。

彭蕾领命到达新加坡接手Lazada之后,其实做得并不是顺利。

在彭蕾到来之前,Lazada不管是用户规模还是流量都是东南亚电商的老大。可是在彭蕾接手后不久,就被一家后起之秀所超越。

超越之人,也来自中国。

这就是出生于天津,后来加入新加坡国籍的李小冬。

李小冬创办的电商平台Shopee比Lazada起步要晚,但是成长速度更快。2018年之后,Shopee超越了Lazada,不管是市值还是用户数都排名东南亚第一。李小冬还因此成为了2021年以198亿美元的身家,夺得新加坡首富。

说起来,Shopee超越了Lazada的过程,就像是当年阿里巴巴超越eBay易趣网一样。作为这个行业多年的老大,后者并没有将这个后起之秀放在眼前。

想当年,淘宝网刚刚上线,而此时中国电商平台的老大属于一家被美国收购的公司——eBay易趣网,占有三分之二的市场。当时土豪的ebay根本没有把淘宝放在眼里,并且还说淘宝模式活不过18个月。

但淘宝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对ebay的超越,靠的就是更了解中国市场,更懂得中国用户的心理。当淘宝已经推出了免费开店的模式,并疯狂从ebay把商家挖过去的时候,ebay却还有点固执地坚守美国市场那一套收费模式。

最终淘宝帝国崛起,而ebay易趣网沦为了胜利者的背景板。

2022年7月12日,易趣网宣布关停,曾经的中国电商平台老大,已经被时代彻底抛弃。

时过境迁,当阿里成长为巨头进入到东南亚市场,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情,只不过这一次角色互调了过来。

是阿里巴巴的那一套走出了中国就不灵了吗?还是彭蕾带来的管理团队,太过轻敌了呢?

与彭蕾一起来的,还有上百名中层管理人员,开始将淘宝的那一套直接搬过来,淘宝多年来练就的“十八般武艺”一股脑地堆在了东南亚用户面前。有人说,这就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降维打击”,直接干趴对手,抢占市场。但是这样的“降维打击”有点用力过猛了,还“没咋见过世面”的东南亚用户们,直接给这些复杂的功能给整懵了,平台一片混乱。

有人形容说:“这就好像给一台老爷车装上了波音飞机的引擎”。

当李小冬的Shopee用“拼多多”式的低价抢占东南亚市场的时候,Lazada的阿里团队重心工作竟然是引进国际大牌的合作。如此不服水土,不接地气的做法,可能只是为了追求更高的成交额,完成KPI吧——这也是阿里巴巴最重要企业文化,由彭蕾一手打造的。

彭蕾在LazadaCEO这个位置上只干了8个月,2018年年底,彭蕾将CEO的位置交给法国人皮尔·彭龙,只保留董事长的职务。而后者也只干了一年多时间,来自印尼的李纯又接替了他的位置——也许,还是要本地人才能玩得转。

彭蕾虽然还保留了Lazada董事长的职务,但已经算是退居二线,和丈夫一起在新加坡过起了“半隐居”的生活。

2020年1月22日,“支付宝”的工商主体发生了变更,彭蕾卸任了法定代表人和董事。此时除了她手里的股份,已经和“支付宝”没有了关系。

当年带着马云的任命“下南洋”的野心,此时也仿佛成为了退路。

其实在彭蕾背后,还有一位阿里“老兵”的身影,这就是她的丈夫孙彤宇。

孙彤宇

3、

中国企业家喜欢“隐居”新加坡

当年,是孙彤宇先成为了马云的“小迷弟”,才带着妻子一起加入了阿里巴巴。孙彤宇早年在阿里的资历,也绝对比妻子彭蕾更高。

他是淘宝网最重要的开创者之一。

在阿里巴巴已初成规模之后,孙彤宇受马云指派开始负责领导淘宝网创业团队,并在仅仅3年的时间内将淘宝网打造成中国第一大电商平台网站。

可是在2008年3月,正是淘宝网蒸蒸日上的时候,孙彤宇却突然离职。

关于孙彤宇的离职,当年有很多传言,其中被传得最多的,是孙彤宇其实是被马云“杯酒释兵权”了。据说当宣布孙彤宇离职消息时,他当众号啕大哭。

这些传言真假难辨,两位当事人也出来“辟谣”过。

孙彤宇说:“离开淘宝不是被废武功,而是武功过时了”。

马云说没那事,是孙彤宇是去享受人生,理解了生命和生活会再回来。

这么多年来,孙彤宇有没有理解生命和生活我们不知道,但他再也没有回到阿里巴巴。

孙彤宇也几乎从中国互联网的新闻里消失了,比起妻子彭蕾的“光芒万丈”,他的确像个躲进世外桃源的陶渊明。直到他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出现在了投资拼多多的新闻里。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的首次被公开报道,却是以阿里巴巴竞争对手投资人的身份出现,这多少会令人感到些许惊讶和联想。

彭蕾和孙彤宇,如今都算是“隐居”新加坡了。

认真清点一遍,其实“隐居”在这座岛上的中国企业家们,还真是不少。

最近这20年,新加坡成为了中国企业家们“进可攻、退可守”的基地。

想要抢占东南亚巨大的市场,新加坡无疑是一个排兵布阵的大本营;而想要享受生活,安置财富,新加坡也是亚洲为数不多的金融中心。

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报道,今年迁移到新加坡的中国高净值人士估计超过500人,他们可能带来财富估计至少有24亿美元。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两三年”。

过去那一代中国企业家们,有的已经不再有当年之勇了。除了财富,他们已经是被时代所抛弃的人。

当他们躺在新加坡顶层公寓的柔软沙发里,看着窗外,也许会想到当年在民房里决定创业的那个下午。他们可能会想:当年辛苦创业,不就是为了今天能够坐在这里看日落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