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来马深造四五年,中国留学生大赞:因为三个原因,未来或来马定居

司马姨 2022/07/25

「我在马来西亚大概有四、五年了,从留学之后就一直留在马来西亚,而这次是我(那么多年来)第一次回家。」

归心似箭的郭淑娟7月17日乘搭飞机从吉隆坡飞往江西南昌,在这里完成隔离后将返回老家上海。而此时的我也恰好在同一家酒店隔离,恰好我们加入同一个群组,因此聊了起来。

大马优势:华人多,有英语环境

她表示:「当时我在学校见到林国荣大学的宣传,考虑到大马华人多,加上又有英语环境,这可以更好的让我融入当地的生活。」

对于郭淑娟而言,大马不失家乡的亲切感,又能感受异国风情,因此毅然决定来马深造。

「我刚开始居住在赛城(Cyberjaya),我真的非常喜欢当地舒适的生活节奏。这可能是从小生活在上海,一直感受大城市的喧嚣和繁荣,因此非常向往悠闲慢节奏的生活,而赛城恰到好处。因此,我在毕业后恰好遇上了创业的契机,于是就暂时定居在赛城。」

毕业不久后,郭淑娟在吉隆坡半山芭开了第一家餐馆,踏上自己的创业之路。(受访者提供)

有人说,大学里就是一个小型的社会,是一个步入社会前的演练场,里面充满机遇和挑战。而郭淑娟则在大学毕业时遇到了一位良友——一名重庆厨师,于是两人决定合伙在吉隆坡开一家中餐厅。不过由于中餐馆在大马如雨后春笋,竞争极大,加上大多数国人还不太能接受川菜的口味,如何维持生意极具挑战。

她说:「如何突出重围,就必须靠实力说话。我请来正宗的东北师傅,在味道上做些调整。如今年轻的华人对中国食物接受程度偏高。华人能吃辣,只是有些还不能接受麻(辣),这点也是做餐厅后慢慢了解的。」

「总的来说,现在年轻人对中餐接受程度很高了。有些中国人嫁到大马,带着全家来吃中国菜都没问题。」

今年2月,郭淑娟与友人到访古城马六甲旅行期间,发现疫情前的旅客人潮已不复还,就连知名景区马六甲河也未见人影。(受访者提供) 开店数月即遇MCO 庆幸遇良心店主

实际上,郭淑娟的创业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与许多商家一样,她在开了第二家餐厅几个月后,冠病大流行席卷而来,之后就是大马的318全国性封城。

她坦言,疫情打乱了她的所有计划,禁止堂食更令生意一落千丈。她解释称,由于餐厅主要做的是夜宵,在封城期间有段时间只能开到晚上8点,导致营业额直接砍掉将近70%。

郭淑娟忆起当时的情景时称,「很多商铺撑不住倒闭了,我这排五、六家商铺当时全关门大吉了,只剩我一家。当时真的很煎熬。」

不过,有效的管理与热心的店主,让她最终熬过难关。她指出,一方面房东帮忙减少租金,一方面严格控制支出,压缩成本,还亲自上阵,靠做外卖熬过了疫情。

她也感慨道:「我在疫情前后都去过马六甲。印象深刻的是,疫情之后的马六甲的景区沦为一座空城,游客寥寥无几。当时深刻的感受到疫情对小实体商铺的冲击,他们的艰辛我也能感同深受。」

在机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2018年,郭淑娟带着忐忑的心情独自来到大马,而机场的经历给她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她忆述,到达机场后,却找不到出口。她顿感迷茫和不知所措,而此时一名机场保安面带微笑上前提供帮助,并带领她一直到机场出口。

她说:「他的一个善意的举动和微笑,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也成为了我迎接新生活的动力。」

她也提到,大马人的幸福感很高,因此对人也非常友善。

郭淑娟认为,大马的夜市颇具特色,是来马必去的地方之一。(受访者提供)

小巷卧虎藏龙藏「真正美味」

郭淑娟也在受访期间坦承,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吃货」,而大马更是一个美食天堂。

她赞叹大马的美食五花八门,「嘛嘛档」的印度煎饼、各种云吞面、福建面更是至爱。不过她也提到,自己吃得最多的,却还是经济实惠的杂饭。

她也分享说,大马的美食一般藏在小巷。

「和中国不同,大马真正的美味藏在小巷里,一家不起眼的粥店和云吞面店,可能都是二三十年的老店,绝对会让你有意外惊喜。」

来到大马,少不了与果王榴梿来个邂逅。郭淑娟承认,自己也是一名榴梿发烧友。她透露,自己有朋友做榴梿生意,因此几乎所有品种都吃过。她还特别点名红虾和D24是她最爱。

「遗憾的是,还未尝过黑刺,或许太珍稀了。未来回到大马时必须圆满一次!」

未来或来马定居

谈及未来规划,郭淑娟坦言目前还待定。

她说:「可能上海和马来西亚一起发展,也可能选择来马定居。」

她继指,在世界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实体商铺很难扩张。而今次回国,除了与家人与亲友迎来久违的团聚外,她还计划寻求其他发展。

最后她笑称:「再过几天解除隔离,应该是面色红润,满面春光的走出去。」

郭淑娟对大马「国民饮料」美禄情有独钟,因此经常打包美禄冰带走。(受访者提供)

「重庆江湖菜」主打川菜,无辣不欢的食客绝对不可错过。(受访者提供)

喜爱烧烤的宵夜爱好者可实现撸串自由。(受访者提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