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大房的两个儿子不得宠,二房的千金却得到父亲的全力栽培,郭鹤年更看重谁一目了然

司马姨 2022/08/19

这就是我们今天的女主郭惠光,看着是不是有点韩国女星的感觉?

她出生在一个甜蜜的家庭里,父亲不仅十分爱母亲,也十分宠爱子女们,就像那句话说的,最好的家庭教育就是爸爸爱妈妈,而且更加稀有的是,她的父亲比这个世界上99.99999%的父亲,都有钱得多。

郭惠光的父亲叫郭鹤年,郭鹤年的身上有许多标签,比如“亚洲糖王”、“粮油大王”、“酒店之王”、“马来西亚首富”等等。

可能你都没听过郭鹤年的名字,没关系,你一定住过他家的香格里拉酒店,或者吃过他家的金龙鱼食用油。

郭鹤年在1923年出生于马来西亚,今年已经99岁了,而郭家祖籍是福建,而且很不一般。

郭鹤年的父亲郭钦鉴是唐代一名大将的后裔,1893年出生在福建郭宅,上有四个哥哥,在1911年,郭钦鉴的四哥郭钦仁只身一人跑去新加坡打工,勤奋好学的他很快就小有成绩,开了自己的小店铺。

看着郭钦仁干出了成绩后,除了大哥外,其他几个兄弟为了赚钱相继来到了马来西亚的新山发展。

新山位于马来西亚的最南端,离新加坡很近,在1916年,赚到一点小钱的几个兄弟一起在新山市开设了一家“东升公司”,主要经营大米、大豆和糖,生意还不错。

郭鹤年接受采访时展现的相册

1920年,郭钦鉴已经在马来西亚的新山扎根,而这时家里给他说了一门亲,新娘郑格如坐着去往南洋的客船,奔赴马来西亚与郭钦鉴成婚。

郑格如也就是郭鹤年的母亲,在1900年出生于一个书香世家,父亲是清末的一名举人,家境良好的她从小就接受新式教育,文化水平在当时的社会环境属于很高了。

在郭惠光的小红书里,郭惠光讲述过自己和祖母的故事,在一次给祖母洗脚时,就好奇地问她:“祖母,你为什么没有缠小脚呢?”毕竟在郑格如成长的年代,女人裹脚是习俗。

其实当时郑格如的母亲也是想给她裹脚的,但是郑格如的父亲对此坚决反对,因为他不想自己的女儿承受裹脚的痛苦,如此开明的父亲在当时真的很少见,后来郑格如可以上高级学堂就不奇怪了。

郭家和郑家住得很近,但郭钦鉴和郑格如两人并没见过面,这段姻缘能成多亏了郑格如的哥哥。

郑格如的哥哥听说相邻不远的郭家几兄弟都在马来西亚混得不错,于是让妹妹和兄弟中年龄相仿的郭钦鉴成婚,哥哥没想到,这段姻缘诞生了一个改变整个马来西亚的豪门家族。

这么说可不是毫无根据的,在郭鹤年成为首富的这一生中,对他影响最大的,就是他的母亲郑格如。

中间坐着的就是郑格如

后排从左至右是:郭鹤龄、郭鹤举、郭鹤年

到了20年代的后期,因为四哥郭钦仁身体原因,逐步把东升公司的经营权交给了郭钦鉴、三哥郭钦瑞和二哥郭钦暖的长子,郭鹤清。

凭借着精明的头脑和交际能力,郭钦鉴很快就成为了东升公司的顶梁柱,但郭钦鉴并不满足于只凭借公司赚钱,还去菜市场卖起了牛羊肉。

只是因为妻子郑格如信佛,反对杀生,在妻子的反对下,郭钦鉴只好放弃肉类的买卖,专注粮食生意。

郭钦鉴善于交际,人脉很广,很多政要人物都和他交好,在关系网的帮助下,东升公司发展得顺风顺水,没过几年,郭钦鉴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富翁了。

19年建成的“郭钦鉴”楼

因为过早就出来社会做生意,郭家兄弟都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在拥有了经济能力后,郭钦鉴对自己的后代教育十分重视。

郑格如嫁给郭钦鉴后,为郭钦鉴生了三个儿子,接受过教育的她也是教子有方,十分擅长待人处事,在她的培养下三个儿子都出身于名校,品行端正。

在1942年,因为二战,郭鹤年的学业被迫停止,三哥郭钦瑞不幸病逝,郭鹤清被日军逮捕了,东升公司只能被迫停业,几个兄弟也只能分开逃难。

从左至右分别是:郭鹤年、郑格如、大哥郭鹤举

在这时候,日军里有一位台湾人告诉郑格如,“你的三个儿子都还年轻,如果不为日本人做点事,他们可能会怀疑你们反日。”

郑格如思考再三,为了保住自己的家庭,刚好日本的三菱贸易要来新山开一个办事处,就让最小的儿子郭鹤年去三菱贸易里,做了日本经理的助理。

可能是遗传了父亲的天赋,在三菱贸易期间,郭鹤年从助理升任为三菱贸易米粮部的负责人,这一段经历也教会了郭鹤年不少经商之道。

郭鹤年小时候

抗战胜利后,有族人找到郭鹤年,说他的父亲想他回去帮助他重建东升公司,郭鹤年没有拒绝,马上就辞职,重新开启了东升公司。

刚打完仗,马来西亚的消费品奇缺,于是马来西亚开始实施物品统治,这时昔日郭钦鉴累积的人脉开始发挥作用了,当时的米粮统制官达图·翁与郭钦鉴关系很好,于是就把采购粮食的工作交给郭钦鉴处理。

郭钦鉴马上抓住机会,在短时间内就获得了当地的粮食生意主导权,除此之外,还获得了医院和军部的粮食供应权,得益于此,东升公司的事业蒸蒸日上。

东升公司旧址

白手起家,打拼多年终于进入上流社会的郭钦鉴,开始沉迷在上流社会的纸醉金迷中,一改从前一心一意扑在工作上的态度,郭钦鉴慢慢地,黄赌毒都碰了个遍。

不仅吸食鸦片、沉迷赌博,在1936年,郭钦鉴在麻将台结识了一名女教师,没多久郭钦鉴就将这名女教师娶为二房,还生了私生子。

从小接受良好教育长大的郑格如无法忍受一夫多妻,于是自己带着三个孩子搬出去住了,十分生气的郑格如还曾一个人跑回娘家。

除了郑格如,三个儿子也开始厌恶郭钦鉴,郭鹤年就曾说过,父亲曾在车上对母亲大打出手,要不是私家司机的阻拦,郭钦鉴还试图把郑格如推下车。

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郭钦鉴除了给钱外,对三个儿子都不闻不问,到后来,郭钦鉴就直接搬去和二房一家五口一起生活了。

坐在中间的就是郑格如

被丈夫背叛后的郑格如,为了平复心中的悲痛,一心向佛,在儿子们都长大后,也常常回家乡居住。

1948年,在国内修养的郑格如给郭鹤年寄过来了一封信,说家里出现了困难,想要郭鹤年代说一声,请求郭钦鉴的帮助。

在郭鹤年前往父亲家里沟通的那天,恰好郭钦鉴的心情不好,于是就没有搭理郑格如的请求,于是郭鹤年积攒多年对父亲的怨恨爆发了,对郭钦鉴吼道:“你一直都没有好好对母亲,现在母亲有困难你也不帮,你简直是个人渣!”。

看不惯父亲所作所为的郭鹤年离开了父亲的公司,带着10万马币去独立创业了,郭鹤年租下了一座三层老店,成立了一家力务克商务公司,经营商务、船务业等。

可能是遭到了报应,过度挥霍身体和财富的郭钦鉴在55岁就因病去世了。

郭鹤年与郑格如

郭钦鉴没留下什么遗嘱,于是离世后的遗产问题,都交给了郑格如来解决。

富豪家的财产继承问题,最难搞的,也是被大家津津乐道的部分,财产争夺战最大的看头就是各房太太和子女的战斗,郑格如为了避免混乱局面的出现,选择了平分。

郭钦鉴三分之一的财产由她和另一房太太平分,三分之二的财产由自己的三个儿子和另一房五个儿子平分,要知道,这么平分下来,二房能得到钱比自己还要多,这气量和远见,真不是其他豪门阔太能学得来的。

财产平分完后,郑格如不想几十年的家族产业就这么没了,于是要郭鹤年回来,主动拿出自己和另外两个儿子得到的部分遗产,一起创办了郭氏有限公司。

郭氏有限公司还是从事的米粮业务,因为大哥郭鹤举一心只想从政,二哥郭鹤龄一心抗战,所以公司董事主席的重任就落在了郭鹤年身上。

郭鹤年虽然年轻,但跟着父亲积累了不少经商、为人处事的经验,再加上郭家兄弟们一股子的热情,公司生意越做越大,颇有重回家族事业巅峰的意思。

但在这个时候有点小意外出现了,上面咱们说了二哥郭鹤龄一心扑在抗战上,在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时,郭鹤龄就加入到马共领导的抗日战争里。

日本投降后,郭鹤龄又参加到了抵抗英殖民当局的游击战中,有战争就有生死,在1952年,郭鹤龄不幸被英殖民政府杀害了,而郭家也成为了英殖民政府的关注对象。

郑格如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害怕郭鹤年也会被杀害,于是让郭鹤年前往英国避避风头,公司里的事务先交给其他堂兄弟们管理。

郭鹤年在英国的三年里也没闲着,他认真研究了国外是怎么经营企业的,学习了国际贸易的知识,还接触到了期货交易,这些都成为了郭鹤年日后成功的垫脚石。

郭鹤龄

郭鹤年大展身手的机会在1957年来了,这一年马来西亚脱离英国独立了,郭鹤年立马就意识到独立后的马来西亚会出现消费品缺口。

在考虑一番后,郭鹤年决定把所有资金投进炼糖业,当时马来西亚还没出现炼糖业,郭鹤年是第一个吃螃蟹还是往火坑里跳的人,谁也不知道。

所以当郭鹤年提起这个充满冒险的建议时,家族内部的其他人都不太同意,只有母亲郑格如支持,在郑格如的劝说下,其他堂兄弟们才松口同意了郭鹤年的提议。

于是在1959年,郭鹤年与政府合资创办了马来西亚的第一家炼糖厂,郭鹤年从泰国、古巴购进粗糖,在自己厂里加工后再转卖出去。

在政府的支持下,短短几年,郭鹤年就控制了马来西亚的蔗糖业,获得了巨大的利润,借着这股劲,郭鹤年又开创了在马来西亚大规模种植甘蔗的先河,成功登顶“亚洲糖王”的宝座。

在六十年代时,郭鹤年就发现,随着局势和平、经济复苏,旅游业、酒店业一定会迎来大发展,于是在1971年,郭氏有限公司拓展了酒店业务。

但郭鹤年并不满足,当时郭鹤年的同学李光耀刚好是新加坡的总理,在朋友的帮助下,郭鹤年投资了1.6亿建立了当时新加坡最豪华,也是现在家喻户晓的香格里拉酒店。

香格里拉这个名字,当时还是郭鹤年的一位法国朋友提议的,寓意着它会成为旅客们的世外桃源,人间天堂。

生意的壮大肯定避免不了到各地出差,在一次去新加坡出差时,年近半百的郭鹤年爱上了小自己差不多30岁的空姐,何宝莲。

但何宝莲并不是郭鹤年的第一任妻子,郭鹤年的原配叫谢碧蓉,当时1945年日本投降后不久,郭鹤年和大哥郭鹤举就分别迎娶了新山中国药房的两位千金。

这段婚姻在当时也是门当户对,谢碧蓉在婚后生下了两子三女,只可惜那时郭鹤年一头扎进了事业,两人的感情也因不常见面而渐渐消失了。

谢碧蓉在发现自己的丈夫有婚外情后,其实内心是恐惧的,害怕郭鹤年就这么把自己抛弃,她考虑再三,决定以大局为重,做个“开明”的女人,于是她主动找郭鹤年说开了这件事。

“年,我知道你这一生都很努力的工作,这么多年建立家庭企业的过程中,你一定经历了地狱般的痛苦,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得到这样的幸福,我不能自私自利,我愿意将你分享出去,和另一个女人分享你。”

第一任妻子 谢碧蓉

郭鹤年没想到,自己的妻子能如此大度,非常感谢谢碧蓉的决定。没有了原配的压力,郭鹤年的重心全都倾倒在何宝莲这一边,并没有如开始许诺的那样,一碗水端平,时常会忘记谢碧蓉的感受,也不常回家陪伴谢碧蓉。

几个月后,谢碧蓉就发现自己并不能忍受已经完全“消失”的丈夫,自己也没有挽回郭鹤年的能力,于是谢碧蓉痛下逐客令,让郭鹤年带着何宝莲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1979年,郭鹤年带着何宝莲搬去了香港,把谢碧蓉独留在马来西亚,因为谢碧蓉不想离婚,所以两人并没有离婚,谢碧蓉还保持着郭太太的头衔。

郭鹤年的这一举动,激怒了家里所有人,哥哥郭鹤举对郭鹤年的行为感到震惊,而自家夫人在听到自己妹妹的遭遇后,愤怒地对郭鹤年说:“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第二任妻子 何宝莲

而郭鹤年的母亲郑格如也不能理解自己儿子的行为,毕竟自己就是婚外情的受害者,于是对何宝莲十分不满意。

何宝莲

也许活得太委屈,不久后谢碧蓉就患上了乳癌,5年后因抗癌失败在1983年去世了,尽管在谢碧蓉生病期间,郭鹤年也会去悉心照顾她、陪伴她,但郭鹤年已经给谢碧蓉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在去世前,谢碧蓉都是痛苦的。

对于自己的发妻,这真的是个令人悲伤的故事。明明郭鹤年十分痛恨自己父亲出轨的行为,但最后还是步了父亲的后尘,郭鹤年自己对此也很愧疚,在自传中也表示不会为自己洗脱这份惭愧。

然而,再看向郭鹤年和何宝莲在一起的时候时,却可以深切地体会到,男人面对自己深爱的女人时,言谈举止上都是满满的爱意。

在谢碧蓉去世后,郭鹤年正式娶了何宝莲,两人一起生下了两女一儿,分别为郭惠光、郭孔华和郭燕光。

结婚后两人形影不离已经是基本了,郭鹤年为了保持身体健康,会听从何宝莲的话,一起下楼散步、运动,一起去打高尔夫球,郭鹤年出差也会带上何宝莲一起。

而何宝莲刚来香港时,其实中文并不好,当知道丈夫以后的工作重心是在中国,并且想带自己出差时,何宝莲毫不犹豫地去香港大学报名学习中文,为了能快点学会中文,何宝莲常常学到凌晨一两点。

两人的爱一直延续至今,郭惠光在小红书上就说,妈妈其实不喜欢在情人节收到花,因为情人节的花贵一点。

尽管何宝莲三番两次叮嘱郭鹤年不要送花,在情人节那天,何宝莲还是会收到郭鹤年送的花。

两人互相付出的这一切,小小的郭惠光都看在了眼里,在这样浓厚的爱的氛围下长大的郭惠光,从小长大就是幸福无忧的。

不仅如此,当时郭鹤年因为忙于事业,忽略了和谢碧蓉生下的五个孩子的生长过程,其实郭鹤年自己是十分后悔的,于是把这一份愧疚之情就全部转向了和何宝莲生下的三个孩子身上。

在一次采访里,郭惠光就说:“我的名字是爸爸取的,惠光在英文里就是“Smart”和“Bright”,我们华人将其称为“掌上明珠”。”相比于谢碧蓉的五个孩子,郭鹤年对于他们三个的偏爱一览无余。

郭鹤年和何宝莲的一家五口

为了能让孩子们接受到更好的教育,郭鹤年在1979年去到香港后,就分别在维多利亚深水港和浅水港都买了一栋别墅,其中一栋别墅就市值18个亿。

郭惠光就悄悄吐槽过父亲,“小时候,我的好朋友们都在国际学校或者英国学校念书,但爸爸就要求我们必须学中文,不仅仅是广东话,还有普通话。”

在小时候,三个孩子就经常一起埋怨爸爸,中文课又难作业又多,好朋友们都在玩的时候,她们作业都还没写完,当然,她们现在十分感激父亲的决定。

毕竟出身于豪门家庭,郭鹤年十分害怕三个孩子恃宠而骄,所以郭鹤年从小就教育他们,要低调做人、努力做事,妹妹郭燕光在采访时说过:“我们完全没有零花钱,我读书的时候,同学的零花钱要比我多得多。”

三姐弟,从左至右分别是:郭孔华、郭燕光、郭惠光

在爸爸妈妈的言传身教下,郭惠光也很争气,从小就成绩优异,从哈佛大学毕业后,就凭借着自己的语言优势进入了摩根大通做通讯员。

在摩根大通工作一年后,27岁的郭惠光在2004年进入到了《南华早报》工作,这个报纸是当时在香港销量最高的英文报纸,在1993年就被郭鹤年收购了,所以也可以说郭惠光进入了家族企业来工作,而郭惠光也是二房子女中最早涉足家族产业的。

在大学毕业后不久,郭惠光其实是有一任男朋友的,叫李民斌。

李民斌是香港东亚银行主席李国宝的次子,李国宝和郭鹤年是多年好友,毕业于剑桥大学法律系的李民斌,也是香港史丹福大学工商管理的硕士,工作能力上也不逊于郭惠光。

李民斌

郭惠光在进入《南华日报》一年后,就由一名基层记者进入到了董事会,而李民斌是在2004年进到东亚银行的,一进去就是父亲的得力助手,进到东亚银行后,李民斌开拓了私人银行的业务,短短一年时间,部门人数就多了一倍,自己也成功升任东亚银行总经理。

可能两人都是事业心很强的人,各自进入到家族企业后,见面渐渐少了,感情淡了就分手了。

2008年,进入《南华日报》才五年,郭惠光就兼任了公司董事总经理兼行政总裁,郭惠光的努力和天赋郭鹤年都看得到,于是为了培养郭惠光,郭鹤年会经常带着她出席活动,亲自指导她的工作。

到了2012年,郭惠光就把中心放在嘉里集团上了,对了,上海地标之一的静安嘉里,就是他们家的。

在2012年底,郭惠光在嘉里集团的权益还只有3.22%,半年时间,就飙升至11.87%了,而长房大哥也才只有13.63%,可以看出郭鹤年对郭惠光的有力扶持。

也许大家看到这里有疑惑了,就算郭惠光是二房长女,头上还是有一房五个子女压着,哪有那么容易就继承家族事业了?

郭惠光能进入继承候选人的另一个原因却是,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不成器!

郭鹤年与一房的长子叫郭孔丞,长子嘛,一般都是最受关注的,郭鹤年也花了不少心思培养他,只可惜他败在了恋情下。

1980年,在友人的连线下,郭孔丞在一场聚会中见到了当时正红的邓丽君。

一见倾心,为了追到邓丽君,一向不看娱乐新闻的郭孔丞也开始天天盯着娱乐八卦,在他的办公室里,放的也都是邓丽君的歌,在郭孔丞的努力下,邓丽君点头了。

两人第一次一起出现,是在1981年8月份的金唱片颁奖典礼上,当时邓丽君介绍郭孔丞为自己日本的朋友,两个月后,邓丽君被拍到上班前在车内和郭孔丞吻别,于是两人在一起的消息被传遍各地。

两人被拍到一起看演唱会

邓丽君对于恋爱绯闻一向都是不承认的态度,1981年10月28日两人在香港的香格里拉酒店低调订婚了,但郭孔丞却低调不起来,在订婚第二天,郭孔丞就喜滋滋地让秘书买喜饼。

一传十,十传百,邓丽君和郭孔丞订婚的消息传开了,邓丽君也成了媒体们追逐的对象。

在一次邓丽君赶着去探望生病的父亲时,又被记者们堵在机场询问关于郭孔丞的事,不胜其烦的邓丽君承认了和郭孔丞的恋情,但对于结婚一事则通通否定。

虽然邓丽君在媒体前否定了和郭孔丞的婚事,但其实邓丽君对于订婚是很开心的,订婚后的邓丽君频频向好友展示自己的订婚戒指,甚至和弟弟说,郭孔丞就是她的真命天子。

1982年1月,邓丽君在香港伊丽莎白体育馆举行了告别演唱会,打算以后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而郭孔丞也定了200万元的玫瑰,打算铺满整个婚礼场地,婚礼已经准备就绪了。

但这场盛大的婚礼,在开始的前五天,就突然夭折了。

毕竟是结婚大事,在婚礼正式开始前,郭孔丞把邓丽君领回家里来给父母、家人认识,对于邓丽君,郭鹤年是很满意这个儿媳的,甚至希望郭孔丞赶紧把终生大事定下来,专注于事业。

但郭孔丞的奶奶,郑格如就没那么爽快了。

郭孔丞一直都是郑格如最喜爱、最看重的孩子,对于儿媳,她也想是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家闺秀,很明显,郑格如对邓丽君是有点不满意的。

在婚约解除后,邓丽君曾感叹:“中国人的社会非常封建,没有经过家长的同意,是不能结婚的,即使一人反对,也不能办成,就像是家与家的结婚,如果身世不合,就很难办,歌星邓丽君的地位在这种时候,是没有意义的。”

两人分开后,邓丽君走上了事业的巅峰,而郭孔丞又有了新的爱人,来自日本的香港名媛,由美子。

她是郭孔丞在邓丽君之后第一个主动追求的女子,在看到由美子的照片后,我就明白为什么郭孔丞会主动追求她了,因为由美子的侧脸和邓丽君十分相像,据说,由美子也是邓丽君的粉丝。

由美子可以说是名媛里的社交达人,极爱抛头露面,按理说也不是郑格如喜欢的儿媳妇,但是终究是不忍心再拆散一次,就同意了。

由美子

本来郭孔丞作为最早进入家族企业,跟随父亲打拼多年的孩子,是当之无愧的接班人,但经历了这次失败的婚礼后,心里难免会怪父亲没有全力帮自己说服奶奶。

郭鹤年也感受到了郭孔丞对自己的不满,又看着郭孔丞沉迷婚姻,于是转向栽培另一个儿子,也是与一房生下的儿子,郭孔演。

郭孔演在完成学业后,就被安排在新加坡打理家里不太重要、外围的生意,后来因为大哥郭孔丞的事,被调回香港担任家族企业的要职。

2012年,郭鹤年卸下了郭孔丞担任了十年之久的集团主席之位,让郭孔演来接替,香格里拉是郭鹤年晚年最看重的事业,对郭孔演的培养之意很明显了。

右边的就是郭孔演

然而郭孔演啥都好,偏偏就是不能经商,在郭孔演担任主席的那一年里,酒店核心盈利跌了差不多66%!

酒店没治理好就算了,郭孔演还因为压力太大进了医院,休整了整整五个月才缓过来,这情况,郭鹤年哪里还敢把家族产业交给他。

趁着弟弟住院期间,郭孔丞又杀回来了,再一次坐上了香格里拉主席的位置,但这时候,二房子女们也都长大了,郭鹤年也开始有意培养二房的子女。

也许有人好奇一房其他三个女儿呢?那三个女儿可能是无法原谅郭鹤年对母亲的伤害,也可能郭鹤年对她们也没有培养计划,所以没有参与到继承战争里来。

郭孔丞

前面也说了郭鹤年更偏爱二房的子女,一房的两个儿子不得郭鹤年心后,郭鹤年就全力转向培养二房的子女们。

当然,尽管有父亲的扶持,郭惠光还是勤勤恳恳地工作,争取董事会的认可,在2017年,郭惠光就成功接替大哥,正式执掌香格里拉集团的主席。

有没有发现,老爷子看重谁,就会让谁当香格里拉的主席。

在郭惠光接任香格里拉主席后,便开始到处挖人,挖走了去哪儿网技术背景杨建成、把嘉里建设董事总经理调过来、然后又把五星酒店Loews的首席商务官挖过来。

一上任就把自己喜爱的人才挖过来,可见郭惠光对经营香格里拉的热情和野心,

而郭惠光也是尽职尽责,不仅在管理能力上很得父亲心水,自己在媒体账号上也会尽力宣传香格里拉集团,是个标准的继承人样子。

不过随着弟弟郭孔华的长大,郭鹤年更明显偏向于弟弟了,在豪门集团男继承人果然还是比女继承人更吃香呀,为了让郭孔华尽快上手,郭鹤年把郭孔华亲自带在身边指导。

想上位的大哥、准备上位的弟弟、还有各个堂表哥,尽管外界都偏向于认定郭惠光会是最后继承人,但郭氏集团的继承战争太过于混乱,里面的暗潮汹涌只有他们知道,谁是最后的胜利者还无法轻易下结论。

郭孔华

事业上有所成就了,爱情上也没落下,遗传了妈妈美貌的郭惠光长相十分甜美。

在父亲低调做人的教诲下,郭惠光虽然出生豪门却不喜欢参加名媛聚会,更不喜欢出现在媒体的相机中,身上自带的清冷气质会让不熟悉她的人有很大的距离感。

曾经就有《南华日报》的员工,语带双关地在媒体面前称呼郭惠光为“公主”,而在熟人眼中,郭惠光就是可爱友善的“阿惠”。

2005年,郭惠光被媒体拍到和吴继霖一起逛街,一向在媒体面前冷酷的郭惠光,在吴继霖身边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抱着吴继霖满脸的笑容。

吴继霖也是出生于豪门,他是周文轩的孙子,在香港最受欢迎的即食面之一的“公仔面”,就是周文轩创造的,因此人们也叫周文轩为“公仔面大王”。

吴继霖也是出身名校,长得也是十分帅气,两人从身家、颜值、实力都十分般配,为了增强自己在集团的势力,结婚后在郭惠光的帮助下,吴继霖成功出任嘉里建设的执行董事。

2006年郭惠光和吴继霖举行婚礼时,郭鹤年为了爱女的世纪婚礼,不仅在香港的香格里拉大办宴席,还借了老友许世勋那个带全海景后花园的豪宅来招待亲朋好友。

在婚礼那天,各界名流豪门都到场来祝贺,真是满满的排面。

当然啦,现实和电视剧还是有点差距的,郭惠光的确很完美,但她的老公就不一定了,在2009年,两夫妻被告上了法庭。

原因是郭惠光把自己的车给了自己的丈夫开,可吴继霖不仅是无证驾驶,还超速驾驶,当时两人被警方截停时,还发现车牌号有问题,涉嫌违反发牌规定。

当面对警方调查时,两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结果就被起诉到了法庭,开庭那天是郭惠光亲自到的现场,确定会交罚款就走了,在离开法庭时,郭惠光还不小心上错了别人的车。

在郭惠光的家庭里,最令人羡慕的成员,就是妹妹郭燕光了,郭燕光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姐姐郭惠光那么有才,妹妹郭燕光肯定少不了比较,难得的是,两姐妹感情十分之好,曾经郭燕光被记者们调侃:“哥哥、姐姐怎么不和你一起去斯坦福呢?”郭燕光俏皮地回答:“他们没考上斯坦福,只能去哈佛咯。”

在工作方面,郭燕光也是放飞自我,家族企业有姐姐参与,不想去家族企业的郭燕光,自己成立了一个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叫Guiltless.com。

和姐姐郭惠光不同,郭燕光更爱玩,认识不少名媛,于是借助着自己的家族资源和名媛资源,郭燕光的二手网站也办得有模有样,不得不说,在经商这一块,妹妹可能不输姐姐。

而且和姐姐一样,郭燕光作为一名小有名气的网红名媛,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宣传自家酒店。

今年郭鹤年已经99岁了,得益于何宝莲经常带着他散步、运动,近百的年龄,身体依旧健朗。

很多人都在推测,郭鹤年还没公布继承人是为了等郭惠光获得更多人的信任, 如今在郭惠光看管下的资产达132亿美元,郭氏家族的四大品牌:香格里拉、嘉里集团、金旅酒店和盛贸集团中都有郭惠光的身影。

2018年郭惠光登上了《福布斯》的“25位亚洲新锐女性榜”,能上榜的都是在商业界做出了优秀成绩、对商业界发展产生了影响力的优秀女企业家们。

在今年一月份,郭惠光在香格里拉的持股比例就由2.10%上升到2.52%了,自己不仅是香格里拉集团的主席,老公也是家族集团的人,弟弟郭孔华和郭惠光的实力还有一段差距,这么看来郭惠光当上继承人的几率真的十分之大。

但在我看来,并不是当上继承人才算成功,光是她所拥有的夫妻恩爱、家庭美满就已经不知道是多少人的愿望了。

原来,人与人真的不能比,玛丽苏也真的是存在的,我们看看就好了,不必太在意。

用戶評論